震惊!四川再造一个茅台镇?仁怀如此回应

时间:2020-03-24 23:36 来源:仁怀快讯 企鹅号 点击:次 栏目:商业

山荣说酒

3月23日,网传『投资200亿,四川要在赤水河对岸再造一个茅台镇?』。对此,贵州、遵义、仁怀、茅台方面,迄今尚未做出任何回应。

当天下午,仁怀市青年商会会长、茅台镇本味坊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唐晖,在其官微发布了《川酒强攻赤水河,5.6万吨之后的茅台咋走?》。山荣说酒读后,顿感迥异往常!

作为仁怀市青年商会的会长,唐晖先生理所当然是茅台镇传承人的优秀代表。他的观点,在茅台镇青年一代、酒二代当中应当具体有一点代表性。虽然官方、民间都尚未对此做出反应和评论,但山荣说酒却由衷为唐晖先生的观点、为茅台镇的变化,感到欢欣!

一言以蔽之,『同饮一河水,共酿好酱香』,是国酒茅台的故乡、中国酱香酒发祥地和第一核心产区茅台镇的底气,更是历史自信、产区自信、品质自信、品牌自信、市场自信和发展自信的体现!

山荣说酒最近有点忙,就不凑热闹了。受权转发唐晖会长大作,年轻人要有点耐性,认真读完好吗?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以下,尽情享用!

(图 | 美酒河 摄影:龚小勇)

『投资200亿,四川要在赤水河对岸再造一个茅台镇?』

今天,行业自媒体『云酒头条』在赤水河中游扔下一个『话题炸弹』,对于赤水河两岸的酒民,爆炸性的威力是不亚于美国佬在广岛投下的那颗原子弹。

『茅溪酱酒园指挥部几百人员在疫情解封就已经入住茅溪,把学校改为指挥部,这段时间在建工人宿舍。』

『川人在茅溪建酒业园区是信心满满的。启动工程指挥部用房已搭建装修配套完毕。各类基础信息工程人员已入场,正在紧罗密鼓的有序的开展工作!』

『还有待观望吧,好多投茅台镇酱酒的,主要都是看准茅台两个字,知道茅溪的毕竟是少数,或许能在赤水河做做文章?』

『品质和文化积淀,这两块茅溪镇还是要多挖掘下,相比茅台镇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

『个人觉得二郎、太平发展前景更佳,走出川派酱香的独特的路径 ,茅溪镇更多的是借势』!

截止到23号下午17点,『云酒头条』这篇公众号文章,阅读量接近十万。底部留言的观点,既有『振奋』一派,也有『审慎』观点。

赤水河从云南镇雄一路狂奔而来,在茅台镇拐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弯,把一串酱香的奇迹,留了下来,生成了雨后开瓶十里香的仁怀酱香酒。

沿河两岸,黔派酱香、川派浓香隔河相望,相生相长。

不知从何时而起,这条表面平静的河流,暗流涌动,黔、川两酒,逐渐互生喜欢。当然,相比川人的热情和好动,『茅台镇』更加矜持和保守。

如果说,『茅台镇』是黔人养在深闺,扎着辫子讨人喜欢的姑娘,那么,风流倜傥的川人,总是控制不住青春期的荷尔蒙,时不时,隔河撩妹!

最近几年,赤水河好像一个多情的种,情事不断。

对『茅台镇』觊觎已久的川人,几乎集全省之智,举全省之力,把古蔺县『水口镇』这个河边生长的小伙子精心打扮了一番,还改姓更名『茅溪镇』。家长的用意嘛,不言自明,期望这个儿子,以赤水河为媒,渡河对岸,打个儿女亲家。

几乎与此同时,茅台镇下游几十公里的二郎滩头,川派汪家郎酒小儿子青花郎,也在色眯眯盯着茅家那个俊俏的姑娘,还动起了脑筋,直接绕过茅家二儿子习酒,向上游给出了一份一厢情愿的彩礼——『赤水河畔两大酱香之一』。

汪家这句话,意图很明显,与茅家结亲,郎酒更正宗!身材瘦削又睿智满怀的汪家老板,从赤水河河底淘出了尘封多年的『河谱』,滴血认亲!

汪家乘势而进,广告铺天盖地,但又不失礼节地邀请到可以喊『大哥』也可以称『亲家』的茅系掌门登门亮家底。然而事实却是,郎有情,妹无意。

巴山蜀水,人杰地灵,英雄豪杰辈出;蜀道难,挡不住川人铿锵脚步;夔门高,比不过川人那种志在必得的雄心壮志和软磨硬泡的撩妹精神。川商那种与生俱来的雄性,你不得不服!不得不认!

正当全国上下抗击疫情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特别是茅台镇勉强复工复产还未满血复活的时刻,3月11日,四川省古蔺县发出了一则关于《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古蔺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基础设施项目可研编制及两案一书咨询服务采购项目》的竞争性谈判采购公告。

据知情人士透露,泸州将投资200亿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地点位于茅溪镇天富村,与茅台镇隔赤水河相望。

明眼人都看得懂,川人是冲着酱香大势而来,借势对岸的茅台,试图构建自有产区优势,深挖酱酒富矿。

人家在自己的地盘上修房造屋,毕竟人家的脚也没有踏进你家的地盘。所以相比上次汪家一厢情愿的攀亲引发茅台镇的不安,此番茅溪镇改姓更名之后的大兴土木,茅台镇表现的还算平静和冷静。

毕竟,文化沉淀和消费认知、产区价值,不是十年八年就可以结果的。

『茅台镇之所以是茅台镇,最主要是有茅台酒吧!』

『茅台之于茅台镇、习酒之于习水、郎酒之于二郎镇,这些地方都有名酒品牌带动,茅溪镇未来怎么突破这一点呢?』

网民表现得更加理性和远见!

茅台人,更加理性,这种理性,来自于厚重的历史沉淀、独特的小产区价值认知、仿而不像的工艺密码和优质酱酒巨大的市场空间。

当然,理性归于理性,所谓的理性,不能掩盖和掩饰自身存在的缺陷和发展面临的短板,更不能成为裹足不前吃尽老本的惰性思维。

『离开了茅台镇就产不出茅台酒』。这句话,有利有弊!十年前,我们用这句话,抢占了产区价值,赢得了消费认知,占尽了强势风头,夺回了白酒一哥的宝座,成就了牢不可破的产区壁垒。但是,立足当下和放眼未来,特别是川酒川人的多面夹击,国家土地政策、环保政策、税收政策等多种因素的挤压,7.5平方公里和之后的15.03平方公里,逐步演化为两根绳索,勒在茅台人脖子上,产能扩张的窒息感在加剧!

去年,媒体流出当时茅台集团掌门人的观点,5.6万吨之后,茅台酒将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扩产能。这句话,是不是茅台人亲口说的,或者说,有没有被断章取义或者歪曲理解,无法考证也无从去考证了。

(图 | 茅台酒镇 摄影:曹经建)

但是,作为这个产区的酒业新生代,对自己的家底,心里还是有数的。俯瞰茅台镇,三山夹一河,易守难攻;背靠马鞍山,进退两艰难,腹背受虐。

5.6万吨之后的下一个茅台或者说第二个千亿战略,毕竟还是要靠『飞天』舞长袖、挑大梁、担大任。逆河而上?还是顺河而下?抑或是核心区内资源整合?都是艰难的抉择!因为早些年,我们或许『把话说满了』。茅台酒独特的品质,对环境、土壤、微生物、水源、海拔、气候、原料,甚至包括日照、风向等等都有极为苛刻的要求。

『云酒头条』这篇文章,也戳到了我们的痛处——

『显然,相较于几乎满负荷发展的茅台镇,几乎未被开发却同样拥有历史文化和生态资源优势的茅溪镇更像是一块还未被开发的新富矿。』

茅台作为贵州省的重点企业和主要经济支柱,相信省委省政府早已超前谋划,新任掌门人也可能调研在前,成竹在胸。但是,『产能极限』是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

布局『茅溪镇』,强攻赤水河,四川方面做足了前戏。据了解,泸州市曾出台酱酒帮扶政策——凡是完成新建200口(含)-400口(含)酱香型窖池的酒类企业,泸州方面按2000元/口给予补助;完成400口以上的,超过的部分按2500元/口给予补助,但单个企业窖池最高补助金额不超过300万元。此外,泸州市通过招商引资、新建和盘活闲置的酱香型窖池1500口及以上的名优酒企,将享受『一企一策』待遇。

据说在古蔺县人民政府2020年的工作计划中,还提及『将依托赤水河流域优质酱酒资源,精心包装推介酱酒项目,全力开发茅溪、二郎、太平优质酱酒生产区,力争茅溪酱酒基地招商取得实质突破,大力扶持沿线中小酒企逐步扩大产能、提升经营效益,加快培育一批『小巨人』酒企。』

如果四川大力发展酱酒产业和扶持酱酒企业力度真的这么大,政策真的这么灵活。那么,回过头来审视我们自己,特别是仁怀产区地方民营酒类企业,经历了『三公消费限制』、『产能无序扩张』等因素导致的行业低迷期之后,刚刚春暖花开短暂的过了几天好日子,又被无情的新冠疫情拦腰一刀,前途未卜。

我所处的角度有些尴尬,也能理解政府的难处,也看到了地方政府为白酒产业费尽的心血。但是,这个产区中小酒类企业的发展空间、生存压力、税负之重、政策之严,面对一河之隔的四川一系列优惠措施和扶持政策,也不好做任何评价。

川人头狼引领,群狼跟随的协作精神,我们要学习!

兵临城池,不可懈怠!立足当下,谋划未来,做好自己,强大产区,做优品质,抢占塔尖才是这个产区该有的使命和作为。理性竞合,拥抱友军,和谐共生,惺惺相惜,同饮一河水,共酿好酱香才是这条河流两岸的人该有的胸襟和格局!

去年,我和仁怀产区二代专程去到重庆江津,与江小白互相学习和交流。当天的座谈会上,我记得我说过一句话——『站在江小白的一亩三分地里,你们酿造小白的红皮高粱穗朝天长,寓意小白先生和你们的团队积极向上的朝气,而我们仁怀产区弯腰驼背的红缨子糯高粱穗,寓意酱酒人务实谦卑的厚重底气。』

学人之长,避人之短;传承工艺,坚守品质;产区二代,责任在肩!

(图 | 唐晖先生和酱香酿酒大师曹大明先生在一起)

四川茅台 编辑:老乡人